真人生平事蹟年表祖廟群史料與研究玉真法院聖蹟傳說  

 

神方化骨 江張從遊
一天,大帝正雲遊四海,持醫救人,偶到河南的柔林採藥時,發現白骨一堆,散落山傍,乃將它湊合,發現少了一根左足骨,他只好就近折了根柳枝接上,以咒水點化,只見一堆白骨逐漸生肉,化成軀體,經吹化生息。既然能言人語,原來是書生江少峰的僮僕,隨主人上京應科,為虎所咬死,江書生因考期迫近,獨行上京。他遂帶領此僮僕上京找到了江少峰。江少峰已經考中,見僮僕復生,問其原由,不相信這是事實。大帝只好以符咒將僮僕又化為白骨一堆,果見左足為柳枝一條,急忙跪下說:「願以大帝為師父,棄官學道。」帝說:「後會有期」,就走了。後來江少峰被任同安縣令,聞大帝回鄉,便辭官,專注於跟隨大帝學習醫道,其主簿張師爺亦受感召從遊,後來江知縣被尊為江仙官,張師爺被尊為張聖者。

點龍眼 醫虎喉
一次,有一隻患了眼疾的龍,化為人身,求大帝診治,大帝一眼就識破其為非人,並以符水為藥點敷龍眼,治癒其不治之眼疾,昇天而去。又有一次,大帝往山中採藥,有白額金睛虎,因食一婦人,以致婦人所戴頭飾髮針哽咽其喉,正為生死掙扎之際,忽見帝至便相求醫治,帝見之於心不忍,先予以斥責見有悔意,即以符水灌入虎口,使其骨頭化水,並入虎口拔除髮針,此後,這老虎便戒掉吃人的習慣,並跟隨大帝到處行善。此一源由,因此供奉保生大帝之廟宇內大殿神桌下,均可見有一尊虎神像,其正是守護大帝之腳力,非一般廟宇所供奉之虎爺,乃傳說中所言,保生大帝「醫虎喉」後,老虎當下即終生跟隨大帝,並經大帝度化成神,隨侍左側,為大帝守護,聽大帝差遣,民間一般稱之為「黑虎將軍」。

斷人生死
—天,真人走在路上,見—棺木抬過去,竟有滴血留在地面。細觀之,見血色鮮紅,非死人血之暗紅,便說:「棺中之人未亡。」尾隨打棺者至墓地,捉議試開棺。果然,棺內一婦人未斷氣,他診斷為「血昏」。用藥服之,居然起死回生。此事傳開,人們欽佩其超群醫術。但是,有一人不服氣,想對他試一試。於是,假裝病倒在床,繩縛於袖口下的手脈,派人去請吳真人來診視。當吳真人行近家門時,他逢尿急,又怕去拉尿裝不成病臥,只得禁尿。一會兒後,吳真人臨床,觀其臉色,搖了搖頭,歎息道:「尿禁入脾,神仙難醫治。」其人果然死而無救。自此,吳真人名聲大振,被稱為「神醫」。

米船賑災
宋仁宗明道元年(西元1032年),漳、泉兩地久旱不雨,飢荒嚴重,大帝向鄉民預告十日之內必有米到,隨即開壇作法,不出十日,果有大船運米入港,糧食月餘不缺,災民無不感恩戴德。大帝按照人口多寡賑濟饑民,一時人山人海,大帝再遣神兵神將挽船運米接濟,地方才告安定。復次,漳州一帶傳染瘟疫,全縣民眾,死亡相繼,帝聞之便速往漳州,為民施以醫藥,以符法驅除瘟神厲瘴。

絲線過脈 醫國母
明成祖永樂七年,成祖元配孝慈皇后患有乳疾,腫痛不堪,天下所有名醫未能治癒。一日,突有道士,自稱能醫治皇后,成祖聞報半信半疑,命令內待,將帶往坤靈宮去。便詢以何方法治病?道士回:以絲線診脈,便可斷明病症。成祖不信,命內侍帶至皇后鄰室,取一絲線,一端扎予皇后手鐲,一端則給予道士診視。道士五指於絲線上一按,搖頭便道:「這似金玉之類,非是皇后之御脈?」成祖再命內侍,將絲線一端,縛於貓身,請其再診。道士再以五指於絲線上一按,又搖頭說道:「這非熊非虎,好似貓犬,亦非皇后之御脈?」此刻,成祖便更覺心驚神異,才釋然向道士致歉,命令內侍將絲線繫於皇后患處,請求再診。道士再診後斷言:「肝脈太長,血又凝滯,必為乳疾,此需動用針灸,方能根治。」於是道士便於屏風外處,以絲線懸掛指示針灸之,霎時,乳疾之腫痛立消復原。成祖大喜,為了感謝道士救妻之恩,便要賞賜財帛與官爵,道士一概不受,亦不多言,即辭行坤靈宮外時,忽見有一白鶴降臨御苑,道士便騎上白鶴而去,消失無蹤。眾人知是為保生大帝降臨醫救國母,均感護國佑民之恩。

鄱陽助順
明朝開國前,太祖朱元璋與陳友諒大戰于鄱陽湖之時,爾時刮起滔天巨浪,眼見太祖與所屬兵士即將被風浪吞沒,大帝即現身於雲層之上,施以法術,令神龍坐騎化風雨於無形,果真隨即風平浪靜,太祖此可專心指揮大軍決戰,而得大勝。

 

 

   
  Copyright © 2010 Jiali Ching-Long Temple . All Rights Reserved.
佳里青龍宮全球資訊網     版權所有   2008 09 30創站
臺南市佳里區延平路42號   06-7224486   最佳瀏覽:1024x7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