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港仔香寄佛與香科淵源香醮瘟醫刈香剪影  
 

寄佛西港慶安宮
據日治時期麻豆公學校後營分校之普查記錄,有著如此的敘述,青龍宮為西港土庫庄庄廟,大正十五年廟倒,神像寄祀於西港慶安宮,此一記錄說明了佳里青龍宮的前身歷史背景。從明治36年針對西港堡各村庄的人口普查,土庫庄約僅有10戶,人數為31人,如依明治期間的台灣堡圖與庄廟作比對,此時的土庫庄應指的是下土庫,庄廟青龍宮則位處於頂土庫(現今青礁亭位址)。至大正年間人口遷移庄民陸續遷移,此時的庄廟也因無法獲得適當的維護整修而面臨傾毀的命運,又查訪時舊廟地祭祀公業土地管理人許遍之子而得知,當時的土庫庄民組有五人小組的管理組織,管理廟內一般酬神事務。另一方面雖言廟傾於大正十五年,但神像的遷移應該更早,如移居佳里的土庫謝姓庄民,言大正約十年前後遷出,但確有迎請舊廟內爐與開基王令至佳里奉祀的記錄,另查訪臨近庄頭,沙凹仔耆老言到,當初保生大帝神像欲寄祀當地,但因庄小,日人又廣為普查神尊欲做為日後除神之依據,因此怕沒辦法妥善安置神尊而婉拒。時因大帝神尊歷科西港香科需迎請,故轉向當時的香科主辦廟-慶安宮,連同當時的大轎、排班、開基二大帝與軟身出巡老大帝一同寄放於慶安宮,是為慶安宮寄佛時期。

日治時期西港慶安宮廟貌 軟身老大帝(左)寄祀慶安宮-1973年攝

佳里建宮
寄佛慶安宮初期,每逢農歷三月十五日大道公生,五人小組就在慶安宮依舊酬神演戲,舊廟地耕租者則敬備供品以替代當年租金之給予,一年收成欠佳,準備之供品較不豐盛而遭廟方人員言詞嘲諷,五人小組之許姓庄民憤而私下將開基二大帝神尊帶離慶安宮,藏匿於安定自宅內,至此老大帝寄祀慶安宮,開基二大帝安奉於安定管寮,開基王令與內爐則迎請於佳里謝姓庄民宅內,唯定居佳里的庄民謝馬力(今謝府千歲)奉開基王令並增塑老大帝硬體神尊,於日治光復後設壇救世,老大帝神駕奔波西港佳里兩地,信徒日漸繁增,每年大道公生酬神演戲熱鬧異常。民國五十一年開基二大帝靈光再現,化大道公神火現景於庄民謝馬力,囑咐其找尋金身迎回安奉,經四處奔走查訪終能尋回。自是創宮神尊開基二大帝年格至,顯化尋回神尊,神靈大興,於是於佳里現址創臨時神宮-龍安宮,問壇救世靈異顯著,活人病癒者無數,四方信徒急湧,故於民國七十年成立委理委員會,七十八年重建巍峨大廟,並恢復古早土庫庄廟額-青龍宮,是為今日廟貌。

迎軟身出巡老大帝回宮 臨時宮案桌及軟身老大帝、劍印童

香科淵源
乾隆四十九年甲辰歲(1784)之西港香科首科由姑媽宮庄聯合附近十三村庄公廟至「十八欉松凹湖」舉行請水遶境活動,土庫庄地理位置與八份庄相臨,位處姑媽庄西北方,即是參與之一庄,因迎奉之代天巡狩千歲爺為十二行瘟王,主辦廟奉祀之仙姑娘媽(鄞、何、李、紀四仙姑)為女神不適伴駕,又土庫庄廟青龍宮供奉主神為醫神保生大帝,大帝與瘟君自古即有淵源在,因此伴千歲爺之重任則由大帝榮任,並是為香科的瘟醫神奉為千歲爺西席。
道光三(一八二三)年轉由西港慶安宮接辦,道光廿七(一八四七)年慶安宮籌建首科王醮,王府祀王儀式更是隆重嚴謹,每科香醮均恭請土庫庄青龍宮開基二大帝入王府伴千歲爺,青龍宮軟身老大帝則依例出轎伴千歲爺出巡,歷科循例而成傳統慣例。清末土庫庄庄運勢微,大正(民國)二年西港香四十四科香醮,慶安宮主事未按例前往土庫青龍宮恭請保生大帝襄助香醮,出香前夕香醮王府無端被火焚化,經千歲爺降壇神示:「為何未請青龍宮之老先生前來襄助香醮」。言罷,主事者耆老旋即前往土庫青龍宮恭請大帝,然到達時只見一囝仔乩拿菜刀為法器,以血畫符已將廟門封住,不讓其入內迎請大帝,眾人只好在廟前跪求大帝,直至下午大帝不忍人丁受苦,同意襄助此科香醮才平息此一風波。爾後慶安宮主事耆老每屆香科均按例恭請大帝榮任西席瘟醫,尤以自青龍宮在佳里重建,每科香醮舉行之前,西港慶安宮均擇日至佳里青龍宮恭請保生大帝聖駕臨參香醮,襄贊千歲爺按察出巡,除瘟掃疫,並邀南巡,共襄盛舉,至今已歷225年達七十六科之久,由此可明瞭青龍宮保生大帝與西港香科的歷史淵源。

 

 

   
  Copyright © 2010 Jiali Ching-Long Temple . All Rights Reserved.
佳里青龍宮全球資訊網     版權所有   2008 09 30創站
臺南市佳里區延平路42號   06-7224486   最佳瀏覽:1024x768